【精神病學:死亡工業】展覽導覽員 訓練分享

自2006年起「精神病學:死亡工業」在全球各大城市巡迴展出,透過寫實的記錄照片及影片介紹精神病學的起源、
與德國納粹大屠殺的關係、藥物和手術治療的副作用、對兩千萬兒童造成殘酷威脅、編造及行銷心理疾病,
至今精神科藥物已成為年產值760億美金的產業。展覽期間亦舉行多場親職教育、替代療法講座,
讓民眾了解心理及情緒問題可藉由多元化處理得到改善。

為了十一月份即將在臺北西門紅樓
舉辦【精神病學:死亡工業】展覽,CCHR志工群分別在北中南進行導覽員訓練。讓我們來看看志工們對於這一個月以來的訓練有什麼樣的收穫吧!

「經過這一次的導覽員訓練,讓我了解精神科的真相,也擔憂大家會把吃精神科藥物合理化了。所以,我意識到11月份的展覽是多麼重要,我們需要非常大量的志工,去做更多的宣傳,讓更多人知道精神科的真相。CCHR是一個很棒的團體,很榮幸自己參與其中,也希望更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幫助世界上的人們活得更好。」---陳小姐

「看過了【精神病學:死亡工業】的紀錄片之後,發覺大多數人相信專業與權威,因缺乏辨識能力,所以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給這些『專業人士』。精神科正好利用人們的無知,採取換湯不換藥的治療手法,是他們的一貫伎倆。然而,精神科藥物之所以如此氾濫,背後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在操控一切,實在令人擔憂。身為CCHR的一份子,我很願意宣傳正確的知識給社會大眾,也不吝分享這些知識給周遭的有人。最後一次的實務訓練,我知道身為一個好的導覽員,在帶領民眾參展期間要能夠以溫和堅持的方式去引導觀看。相信CCHR能夠幫助更多人遠離精神科藥物的控制,也歡迎大家11月份來了解精神科的真相!」---周先生

「一開始,覺得紀錄片內容非常噁心又邪惡,看過幾次影片之後,自己能夠很穩定的面對精神科真相。感謝講師帶領我們一起面對這殘酷的事實,很慶幸能夠參與這一連串的培訓活動。身為CCHR的一份子,我有權利讓更多人知到精神科的真相,我願意持續支持CCHR及大量宣傳這次的活動,防止更多不知道精神科內幕的人遭受荼毒。謝謝所有志工們的熱情參與,同時也希望能夠有更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蒲小姐

「謝謝講師用心帶領,讓我對精神病學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經過這一次的志工訓練,我深刻體會到:精神科藥物不但不能藥到病除,反而會摧毀整個人生。要是沒有去阻止精神科,只會讓沒有病的人變成有病,甚至走向死亡。我會應用我所學到的資料,加以宣導,讓更多人免於被精神病學誤導。」---謝小姐

「因為人們缺乏正確的知識,才會讓精神病學如此猖狂。對於精神病學所做的事情,我擔心會有更多無知的人們受害。透過導覽員的訓練,我覺得我的使命感更重了!唯有大量宣傳,讓大家了解真相,號召更多人一起努力,讓周圍的人也能得到資料,遠離藥物威脅!」---房小姐

「從這次的研習班中,我知道那些精神科藥物對人們的危害,要有強大的力量去面對,才能夠去對抗精神科的行為。我要讓更多無知的人變有知,會努力去發宣傳品,並且分享出去,以免更多悲劇發生。」---何小姐

「原來,精神科醫師相信人類是沒有靈魂的動物!他們假藉治療的名義,在病人身上實施腦部手術以及電療;精神科醫師所認為的憂鬱症,是因為腦部化學失衡所致,所以他們開立大量的精神科藥物給病患,使病情獲得控制,但卻沒有告知病患或者是家屬藥物的副作用可能引來更嚴重的後果。其中有一部份令我印象深刻-精神科建立起所謂『優生學』,從人的外表判定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人進行大屠殺。我們應該要做更多宣傳,讓更多人知到精神科的真相,不要再落入精神科的手中了。」---宋先生

兩位志工正在模擬11月份實際演練
「我得知精神病學的真相之後,更想要去傳播這些無效的治療,不要讓他們繼續為害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下一代。生活在現代很幸福,知識取之容易,免於無知,而犯下無知的罪。有了明確的目標,我很清楚知道自己該做哪些事情,對於教育和保護其他人,我會請他們一同參與我們的活動,不要再被當成動物做實驗了。」---陳小姐

「透過上課、看影片,讓自己更有知識,就不會有過多的擔憂。當然,我知道精神科的真相之後,也慶幸自己是CCHR的志工,我會讓更多人了解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以及可怕的一面,並且盡力去做宣導。在培訓過程中,我喜歡聽學員們不錯的分享,且對於精神科更有真實性。」---翁小姐

「這一次CCHR的活動,讓我更了解精神科治療的無效,以及藥物副作用對人們造成的危害。精神病學家不去探究人類心靈的問題,而是不斷醫治身體,根本就是本末導致的行為。精神病學所做的事情,把人們當成動物實驗,用藥物控制人類的生活,造成人們的錯覺,人變成身不由己的『活死人』,這些行徑真是可怕。我把這次所學到的資料散撥出去,讓更多人知道CCHR是什麼,在做什麼,要宣導這些真相,不要讓人們被錯誤的資料毀了他們的生活!」---許小姐

「實際看到了精神病學的歷史後,我很驚訝,原來在學校教育時許多『鼎鼎大名』的學者,通通出現在【精神病學:死亡工業】影片中。這些『權威』思維,以摧毀了人們的判斷能力,因為他們散撥血腥且具刺激性的話題,給予獎賞或懲罰,進而控制人類,好達到操控者想要的結果。他們在教科書上大力讚揚那些精神病學發明、者創始者的偉大,並且教育孩童,真得很可怕。我要加緊宣傳這些知識,讓人們保有健康的心靈,遠離精神科藥物威脅。」---廖小姐

志工們很認真聽講呢~

「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教育這些知識給大眾,太多人不願意接受新的知識,沒有透過思考就無知的接受精神科用錯誤的方法『幫助』人類,所以我們更應該要推廣這些正確的知識給大眾,請大家廣為宣傳。」---陳小姐

「以前不知到精神科藥物對人的傷害會這麼大,直到我參加了這一次的訓練才清楚了解原來精神科藥物無法治癒一個人,他們只是用藥物暫時麻痺患者,控制患者,而其背後的副作用的威力超乎我們所想。這一次的訓練過程中,我見識到人性的醜陋,而那些背後財團的控制讓人們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我們明明有能力主導自己的生活,卻要受到這些反生存人士的控制,這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我們唯有透過不斷學習,讓自己更有知識,並且堅定自己的立場,大力宣傳,幫助更多無辜受害者遠離藥物迫害,讓那些受害者的家屬知道,原來社會上有一個公益團體CCHR-公民人權協會願意挺身出來幫助他們!」---林小姐

「因為我從小就被教育:『醫學知識很高深,就算有副作用也是很複雜的事情,你不要不懂裝懂!』所以剛開始接觸『死亡工業』的資料說到很多殘忍的事情,其實我是很害羞的,我首先就是自卑地反省我自己:『我自己沒知識,怎敢輕易質疑和挑戰醫學殿堂高深的學問呢?』
後來鼓起以下犯上的勇氣,很害羞地對抗自卑心,勇敢地去看【精神病學:死亡工業】的紀錄片才發現,原來,醫生當中,也是會有不肖老鼠屎。當一個醫學專家想要消滅異己時,是最容易也是最可怕的,他們只要說一句權威的話,隨便就可以毀了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的一生。
我們的命只有一條,無辜的人們,就輕易列入『自殺人口』的統計數字中,並且自殺原因,是冤枉地被冠上『瘋子』??真是有口難言、令人鼻酸呀~
這些重要的知識,如果沒有被推廣出去,一般人怎麼會知道你我這樣的平民百姓,就具有這個挑戰權威的權利?誰來審視我們的精神醫療的道德良心呢??
只有靠自己睜大眼睛多吸收知識了!一定要有更多人來了解死亡工業展所調查出來的知識,保護自己和家人,保護更多無辜的受害者,不要被所謂的專家愚弄了我們一生的健康和幸福。」---林小姐


【精神病學死亡工業】的紀錄片

謝謝志工們熱情的參與這次的培訓活動,也希望會有更多人願意站出來,加入CCHR的行列,千萬不要輕忽這一點小小的舉動,因為很有可能你這一點小舉動改變了他人的一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