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生」背後的辛酸:我要諮詢,不是要吃藥

我是2014年剛從醫藥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公民人權委員會(CCHR,在參與志工培訓之前,我對於精神科的歷史一無所知。大學時期我主修醫院的行政管理,並沒有相關的課程安排,而我相信許多未來的醫師(醫學生)們,也不見得會知道這些真相...

在我知道這些真相之前,高中時,我曾要求我爸媽帶我去精神科診所,確認我有沒有病。因為我相信醫師的使命是要救人,我相信醫師的專業與科學,我相信「我的心理有沒有病」醫師會比我更清楚。我自己也曾希望當一名濟世救人、瞭解人們心靈的醫師。但是,現在我知道精神科的真相了。我覺得我非常幸運。因此我想跟大家分享關於我的故事。

我人生的轉捩點在高中。

高中以前的我,上課、考試是簡單又有趣的事。國小時獎狀厚厚一疊,選班長、模範生、自治小市長,課餘時間學美語、鋼琴、畫畫、合唱、電腦等才藝,沒事愛玩電動玩具研究攻略。但我不是乖乖牌,是那種聒噪、看不順眼的老師就找他麻煩,硬骨子的學生。上國中時經由特殊考試進入公立的數理資優班,班排名、校排名前幾名也是輕鬆的事,一樣愛跑出去玩,擔任班上幹部,像一般的小女生一樣,因喜歡某個男生而心情時好時壞,因班上的小圈圈而起起伏伏。國中畢業的暑假,因基測級分超過門檻,有幸參加某私立中學的暑期集訓,後來順利考上資優班,贏過那些私校的直升生。

然後,漸漸的,我變了。

我念書、上課的方式受班上同學影響,不再是我以前的樣子,成績先是下滑一點,我想追上別人,越來越囫圇吞棗,然後就越來越不能理解書上及老師們在講什麼,然後,就變成永遠都是倒數的名次。我對其他同學的看法,也因為一些「有心的同學」而改變,甲告訴我乙多討人厭,我真的討厭乙之後,甲跟乙就變成超級好朋友。父母不能理解為什麼花了大把的錢,我的學校生活變成這樣子?他們彼此之間吵架,我也跟他們吵架。問題不勝列舉,凡此種種,讓我覺得:

我是異類,我好奇怪。

有一段期間,我的情緒非常低落,行為舉止想法變了一個人。我變得非常陰鬱,五秒落淚不是問題,覺得自己的心在晦暗的沼澤,陷入了泥淖,怎麼樣都爬不出來。我常常感覺到一個畫面:我像被關在透明的玻璃籠子,供人窺視,保護不了自己。注意力無法集中,生活中的影像、聲音如同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我不在這裡,即便我騎著腳踏車,我也不覺得我兩隻手真的握著把手。美術課的自畫像,同學們無不畫得美麗可愛、帥氣瀟灑,我把我的臉剖成兩半,一半明亮鮮豔,一半晦暗骯髒,另外一幅自由創作,我畫了一顆有著美麗純潔的翅膀,卻破碎淌血的心。

最後的極致,我以傷害自己為樂。一開始嘗試,是想跟某個我喜歡的人一樣,後來,我愛上這種感覺、這種畫面,我覺得只有透過疼痛,才能讓我感覺到自己真正存在。心裡的痛無法具體,那就用肉體的痛來代替吧。每晚我讓自己見血,親吻它、記錄它、保存拭血的衛生紙,把這當成一種藝術,聽悲傷的搖滾樂入眠,隔天再貼上膚色膠帶或戴上護腕去上學。

我不想死,我暗自希望能讓自己傷到可以住院,然後我可以從生活中退出來,喘口氣,看看到底誰真心愛我。

一陣子後,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這混亂又充滿傷害性的自己,我知道以前的我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這樣不是解決辦法。我永遠記得我是怎麼讓自己變好的:某天洗澡時,我在浴室裡下決定,告訴自己:「我要好起來」。

從此之後,那些晦暗的念頭不再出現了,就好像那是另一個我一樣,而那個我不見了,就是這樣不見了。我想要救我自己。我開始採取一些行動,尋求幫助。

高中同學的媽媽是心理諮商師,在我還沒決定要讓自己變好之前,同學建議我去找諮商師聊一聊,會有幫助。當下我沒有採納,但當我開始想尋求幫助時,我想去找精神科醫生,我想讓醫生診斷我到底怎麼了。那時候我高二。我不想隱瞞欺騙我爸媽,我告訴他們我做了什麼。

我個別找了爸媽,我讓他們看我的傷口。當時我覺得我自己有病(精神分裂症),但是我覺得我讓自己好了,我想去詢問醫師,事情是不是這樣子。

爸爸對於我想去看精神科,感到失望與不認同,害怕在健保卡上的註記會讓我被貼上標籤,永遠洗刷不掉。而我回應他「現在憂鬱症那麼普遍,又沒有關係。我只是去看一看聊一聊而已,想確認自己有沒有病。」

儘管爸媽難過,還是一起帶著女兒去了一家診所。

到了診間,醫師問了我幾句,我盡可能把我的資訊都給他,對他講的內容比對爸媽還多,但他嗯嗯啊啊幾次後就問我:妳最近睡得好嗎?

我向他解釋如何如何的不好,想讓他更好診斷,然後,他就開藥給我請我過幾天再來。

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就只是開藥給我。

下次的問診過程也是一樣,然後老娘就火大不想去了。我是來確認我有沒有病,不是來討藥吃。

我不靠你開的安眠藥,一樣睡得著啊!

前後我大概吃了5顆安眠藥吧。第二次的藥沒吃完就被我扔掉了。

高中畢業的我,換了新環境,開始大學新生活。參與校內外講座,擔任系會及活動大小幹部,玩社團,一人做專案,寫論文,幫忙公益活動,最後還不小心拿了幾次書卷獎。

也有情緒低落、失戀的時候,我領悟到這很正常,這就是生活,體驗情緒,享受快樂與悲傷,這才是生命美妙與可貴的地方。

高中這段過去,在需要的時候我都得重提,提完後,偶爾會再為自己貼上標籤「瘋子、異類」的標籤。但這幾次參加 CCHR的活動,我覺得我是幸運的。非常幸運。當初我誤信精神科,以為所有的醫學科別都有科學根據,以為新聞報的、大家說的、書上寫的都是真的,殊不知事實並非如此。

我不知道像我一樣幸運走過黑暗時期的「資優生」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相信「心理有病、行為怪異就要吃藥看醫生」。但我以過來人的身分告訴大家,「看醫生、吃藥」不會解決問題,只會把原本既有的問題變得更複雜、更具傷害性。

我想告訴那些「覺得自己有病」的人,狀況不是這樣子的!不要覺得自己是虛弱的受害者、異類,是某些有心人士緩緩在環境中下毒,讓善良的人懷疑自己、懷疑別人。我邀請你,站起來,為這充斥著錯誤資料的大環境做點什麼,請來瞭解什麼是「CCHR」,以及精神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為了你自己,以及周遭你所愛的人,避免無知的悲劇發生,你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當然的,那些試圖掩蓋真相的人,或仍相信謊言的人會攻擊你,但請不要畏懼,真理的一方會保護你、支持你,那也是CCHR存在的目的。



謝謝你/妳看完我的文字 :)


( 文/廖小姐 )


【警告】:請勿自己停止服用精神科藥物,自行停藥可能造成嚴重的戒斷症狀;民眾應該尋求有能力的醫師,尋求他們的建議和協助,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留言